日本文学

谢谢你#

松浦弥太郎


在信息泛滥的时代,我们不再听从自己的感觉,而是容易在无意识中跟随其他大部分人的选择。


虽然失败和期待落空的情况因此变少了,但这却是一件非常寂寞的事。


人与人的缘分,总是突如其来。 从偶然的邂逅变成不可取代的关系——我想许多人都经历过这小小的奇迹吧。


“啊,这东西他可能会喜欢”——要培养出这样的感受力,平日的观察很重要。有心地关注着对方,渐渐地就能提高感受力的精准度。就算最后东西对方不喜欢,他也会接收到你送礼的心意。


不管是什么样的请求都接下,所有的邀约都来者不拒,如此就能拥有完美的人际关系吗?这是不现实的。 人本来就会有办不到的事,无法响应对方的期待,是自己能力有限。 就算有自己办不到的事情也没关系,如果双方的关系因而终止,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拒绝的一方务必要掌握果断开口的能力。


我常常想象“游泳中的自己”。 我在海中遇到各式各样的人,发现了许多东西,累积了很多经验。如果期间发现了重要的东西,我就会一起带着走。 可是如果拿了太多,东西太重,就会溺水。


希望对方抚平自己的失落,是一种任性。 无法填满的心情,希望有人能帮自己填满,这不过是孩子气的撒娇。 “我很寂寞,想跟你在一起。”

断舍离#

[日] 山下英子


要帮助执着过去型的人收拾房间可是非常费劲的,工作几乎难以进展。留有过去回忆的物品数量庞大,所以每看到一件东西,都会勾起对当时的记忆,甚至就这么沉浸在了给人讲述过去的情景里,结果就完全忘了收拾东西了。当然,珍惜过去的物品以及关于它们的记忆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也留着我儿子小时候的相册和纪念品,可是执着过去型的人留着的这些东西可不是普通数量。他们给人的印象是,他们看不到现实,完全沉溺在过去的死海里。


如果你已经认识到“不需要通过物品来强调自己的存在”,那么那种“觉得别人的东西都是垃圾,看着就烦”的心情也就烟消云散了,就像是投射在镜子里的影子一样。


如果你对别人的东西比对自己的还在意,就说明你对自己太放松,对他人太严格。


要记住,能够让“总有一天”、“迟早”付诸实现的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


在做讲座的时候,我甚至还半开玩笑地说过“先把收纳东西的家具都扔了吧”这样的话。因为如果能真的只留下必要的物品,那么分类、收纳物品之类的技巧也就没什么大的用处了。而且,所有的收纳工具和收纳物品都是为了往里面塞满东西而存在的,所以只要有那些东西在,就等于是纵容自己无休止地增加东西。断舍离首先就非常质疑这一点。


前面我曾经用便秘来形容没有收拾的房间。一直不停地吃,却排不出去,最终感觉变得迟钝,或者因为某种原因令身体的感应器变麻痹,因而造成了便秘。


但凡自我启发的励志书里,都会重复地告诉人要成为活在当下,能够立刻付诸行动的人。我想,成功者就是那些能够真正实践的人。断舍离的优势也正在于,能够把这种活在当下、立刻付诸行动的生活方式落实在日常的收拾房间上。所以说,’断舍离并没打算不着边际地宣扬“通过扫除来开运”。成功者的特点是,在贯彻这种生活方式的过程中,超越自己,达到“成事在天”的心境。通过只占百分之四到百分之十五的看得见的世界里的行动,能够深入到如此的地步,这也就是断舍离所追求的状态——心怀觉悟与勇气的乐天派。

ZOO#

乙一


“我也一样,我是在上小学的时候知道那个预言的,当时害怕的睡不着觉呢。那个预言倒是让我们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自己和父母即将死亡的情形,在那之前死亡似乎和我们毫无关系。其实我当时只打算活到一九九九年,那一年我二十一岁。”

“啊,那跟我一样大,我们是同一年上学的”

“噢,是吗?我也只考虑过二十一岁前的人生。”


“你想在这种情形下压价吗?竟然出一万块!我要是卖给你的话,我死都比不了眼啊。”

“我才不管你死了能不能闭眼呢,我活着的意义就是砍价。我每天都在蔬菜店、鱼店不停的还价、还价,这是我唯一的乐趣。我一天之内跟别人说的话就集中在这些了,要不就是蔬菜上有虫眼,要不就是鱼太瘦了,我专挑这些毛病,然后让对方降价。”

死了七次的男人#

[日]西泽保彦


在接二连三的反思后,我终于得出结论:人类的利己本质,才是使自身存活下去的关键。或许这种说法,听起来像是将自身的行为合理化,但是,这不也是理所当然吗?让自己的行为合理化,正好可以补强刚才利己而活的结论。

人间便利店#

村田沙耶香

蔑视对方的人,眼睛的情态最为有趣。他们的眼神里,有着对反驳的胆怯与警戒,有时候,还藏着一种“你敢反驳我便应战”的好战光芒。当他们无意识地蔑视我时,混杂着优越感的迷醉快感会形成一种液体,浸润眼球,有时甚至形成一片水膜。


“抱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是不是生个孩子才算是为人类做贡献?”

遥远的野玫瑰村#

安房直子


“町中央大道?这可远着哪。是乘巴士来的?还是乘电车来的?”

“是乘刺骨寒风来的。”

银河英雄传说#

田中芳树


在民主政治中,该为政弊负责的是选择不合格的从政者当政的民众本身;专制政治则不然,民众不愿自我反省,而喜欢偷偷且不需负任何责任地大肆抨击为政者。”


“不想被判死刑,就去让警察逮到。被社会秩序维护局捉到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强风吹拂#

三浦紫苑 [林佩瑾译]


阿走感觉得出来,自己正在试图缩短他与对方之间的距离,就像把超音波发射到海里、借由反射的讯号来探查鱼群下落。


在那样狭隘的人际关系里,他忙着求生存,根本无睱思考、感受其他事物。


「其实胜田小姐说的也没错,」清濑趁着两次打嗝的空当说,「感情本来就没有道理可言,有时就算对方再怎么坏、让人再怎么痛苦,还是会执迷不悟地爱上对方。」

「就是说嘛,」叶菜子得到声援,用力地点点头,「恋爱就是这么回事。」

Fate/Stay Night#

奈须きのこ / エンターブレイン

假设就是不会发生才叫假设喔。


东野圭吾在坏笑#

东野圭吾

不可思议的是,茂子看到存款数额时很心疼,花钱的时候却毫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