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ft

「对,就是这样,我开始对电影感兴趣。但后来我看了很多部片子都没找到这样的场景,你能帮我找找吗?」

「但说实话,我对很多事情都不确定。比如我不知道老鹰嘴之所以叫老鹰嘴是不是真的是因为有这么个传说,所以我也不确定那山上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块石头。」

白川的故事讲完了,喝了一口手里的矿泉水。现在的白川一个平头,没故事里的黄毛。白川说读书的时候,总觉得染个头发特炫酷。不过村里的流行总和大城市有一段长时间的滞后,当他成年后来大城市讨生路,发现现在的流行已经是批判以前那种流行了。作为一个出村的人,他肩负着普及家乡潮流的重任,所以剃了平头表示与过往的决裂。

我有点佩服他的志气,问他普及得咋样。白川腼腆地笑了下,说好几年没回去了,还没来得及。

那是 12 年,我在北京卖盗版碟,当时白川 20 岁左右,我们坐在马路边吹了一会牛。他是我的第一个客人。